一朵

玩耍的可还行?差不多就到这里吧

能见度不足十米,不是你眼睛有问题,是雾大,所以说有事没事别往自己身上揽不是。

那些心心念念想要的,突然有一天变的不再重要了,那些以前觉得无足轻重的,现在却格外用心小心翼翼呵护有加。我真的以为自己永远不会改变的,可是,我就是变了…以前爱情至上,视金钱如粪土。现在都不一样了。

所有我认为珍贵的,我拼命想要留住和珍惜的都有一个相同的名字,叫做——得不到!!!

放开手,需要多么大的力气…

好喜欢这些纸,生活跟着多了好多色彩和情调,调调~

一句玩笑话,他居然真的把名字改成了山炮头发长…

我一定是今天早上洗澡不小心,水灌进脑子里了,谁还没有个脑子进水的时候啊,对吧

时间和金钱都是有限的,只有外面的世界无限大。趁年轻,能走多远走多远。

他说你像极了带灯。对于现在的她而言已经不是多么大的赞美。因为带灯已经不是一个正面的社会产物。而她现在正绞尽脑汁试图去适应某些游戏规则。要明白,要想过的好称心的好要么你可以操纵规则,要么就闭嘴别再妄想什么称心别再没头没脑的瞎咧咧。有一点不难理解的就是制定规则的人更明白规则的限制在哪,于是他们操纵规则利用规则为自己谋求什么自然易如反掌,规则于他们而言已经是一种易得的自然而然的资源。只有无能的懦夫才会嚷嚷着不公平和不服气,世界本就如此,游戏本该如此。要么玩要么game over。

有好多话只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的,于是才特别依赖笔纸。最终会有长篇完整的文字,也必然有一代而过再也找不回来的感觉,不舍得删掉却再也没办法再找回同样的情绪时候的感觉就像一个成年人奸污幼女般犹豫且饱受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