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

玩耍的可还行?差不多就到这里吧

有好多话只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的,于是才特别依赖笔纸。最终会有长篇完整的文字,也必然有一代而过再也找不回来的感觉,不舍得删掉却再也没办法再找回同样的情绪时候的感觉就像一个成年人奸污幼女般犹豫且饱受煎熬

评论